Acupuncture for infertility in New York City,Acupuncture in Long Island New York,Chinese Acupuncture for infertility in New York City and Long Island City NY.
Best Acupuncture for infertility in NYC(New York City), best Acupuncture in Long Island New York.

Dr. Decheng Chen's acupuncture career in the United States

 

Short Biography of Dr. Decheng Chen - a successful story of an acupuncturist and Ph.D, who uses both Eastern and Western medicine methods to practice TCM in United States.

 

August 17, 2014, "The China Press" reported on Dr. Decheng Chen's acupuncture practice in the United States. For more details, click on the link below http://ny.usqiaobao.com/weekly/ny/57941-2014-08-18-19-18-35.html

 

 

 

Original Article

 

在美国“见穴插针”──针灸医师陈德成素描

 

有独特疗效的针灸,在全球范围正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接受;从本科到博士都接受11年中国正统中医教育的陈德成医生,10多年前来到美国,在“夹缝中求生存”,经过一番努力,终于凭借著自己精湛的医术、有口皆碑的医德在美国闯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空,他的针灸治疗正被越来越多主流人士所接受。而作为纽约州执照针灸医师联合公会秘书长,他也正和同行们一起,为提高美国针灸整体水准,为针灸纳入联邦健保体系而努力。

 

█本报记者李竑图文报道

 

 

陈德成在世界针联2011巴西国际针灸学术研讨会上作 “针灸独穴疗法” 和 “针灸对穴疗法” 报告

 

自愿选择“非主流”

 

陈德成说起自己与针灸结下不解之缘是在读本科实习的时候。1981年,他考入长春中医学院中医系学习,毕业实习在针灸科时,发生了两件事,确定了他终生的职业方向。

 

第一件事是有一天,针灸科来了个到东北做生意的台湾病人,南方人到北方受寒了,肩周炎发作,在酒店里痛的不能动,自己花1500元人民币买了个神灯照,没有效果。他到门诊来时,手臂僵硬,想掏名片都很困难。陈德成看到当时的针灸科主任给他在腿上 (条口穴) 扎了一针,肩膀马上就能活动了。台湾老板的秘书看到针灸的针那么长,还没给老板扎针,他就被吓跑了,过一会儿秘书回来,却看到老板手臂活动自如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针灸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其实他那是‘五十肩’,现在看起来,是很普通的一个病例。”

 

还有一次,看老师治疗梅核气。陈德成说,梅核气是一种癔病,张仲景在 《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证并治》 里就有记载:“妇人咽中.如有炙脔”,咯之不出.咽之不下者.即今之梅核气病也。更年期妇女得此病较多,病症是一些人喉咙老感觉堵塞,喉咙口像卡了一块肉,吞也吞不下去,出也出不来,就卡在那里。其实,西医各种检查均无阳性结果。当时,针灸门诊来了一个女病人,她在西医那里治了两年都治不好,而且还查不出原因。“我老师用长针在病人颈部天突穴一针下去,拔出来,当场就好了,那女的立马就哭了。实习时这两件事给我影响很大,让我觉得针灸很神,不用药就很快把病给治好了,我就想毕业后去针灸科工作。”陈德成说。

 

陈德成学习成绩优异,当时本科生很少发表论文,可他本科毕业时在学报上已经发表了两篇学术论文,学生无法参加全国学术会议,老师就带著他的论文去参加全国中医学术会议。毕业后选择去针灸科当医生,很多人对此很不理解,“他们说,‘你一个高材生,干嘛放著好好的中医大夫不当,却去做一个收入低、地位低的针灸大夫呢?!’可我就是喜欢,毕业后,我如愿去了针灸科。”陈德成表示。

 

首创“独穴疗法”

 

善观察,爱钻研是陈德成获得成功的法宝之一。到了针灸科,陈德成接触了很多病人,在这过程中,他不断琢磨,怎样用尽量少的穴位治病,减轻病人对扎针的恐惧。那时,他常去图书馆查资料,有一天,他从不同书和杂志上发现20多个用一个穴位治病的方法,比如:打嗝,颈椎活动僵硬、发烧、子宫出血等都可以只扎一个穴位来治疗。在有20多年行医经验的科主任指导下,他开始在临床上试验。“一试,我发现真管用,老祖宗、前人没骗咱们,我可高兴了。为了试验治疗各种病症的效果,那时我可愿意给人扎针了,给我奶奶扎,给我妈妈扎,家人、亲戚、朋友只要愿意的都扎!”

 

看到了临床效果,陈德成产生了把从古到今所有文献中这个疗法归纳、总结出来的想法,院长赞赏这个年轻人的热情,非常支持他的想法,于是批给他一些经费。“那时没有电脑,图书馆的资料都要复印,我就把这些经费用来复印资料。那时我可喜欢值夜班了,值夜班,第二天休息,我就可以在图书馆呆一天。那时写书全部手写,我给自己规定,一天至少写3000字,最多的时候,我一天写1万字。在毕业后的两年时间里,我除了上班,业余时间就是钻图书馆,收集整理资料,同时,还得复习,准备考研究生。”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3年这本题为 《中国针灸独穴疗法》的书出版了,陈德成说,从构思到出书,前后大约花了5年的时间。在编撰过程,他查阅的文献,涉猎古今中外,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科普读物等各类医籍、杂志近百种、数千册,上自春秋战国,下及隋唐明清,建国后资料查至1990年6月止,参考文献1700余篇。

 

这本书在中国针灸史上首次提出了“独穴疗法”这一概念。他表示,所谓独穴疗法,是一个独立的针灸治疗方法,它指的是在针灸治疗中每次使用一个穴位或身体上一个范围较小的局部以治疗和预防疾病的一个疗法。书中覆盖内、外、妇、儿、五官、皮肤等临床各科,有310多种病症,系统总结了应用独穴疗法治疗各种病症的经验,形成了有关针灸独穴疗法的第一部专著。

 

“这本书出来后,很受欢迎,多次再版,好多地方请我去讲课,在北京讲课时,我发现很多乡村医生把这本书当字典和工具书,对著书,照著扎,就管用。”

 

1999年,陈德成出版了 《中国针灸对穴疗法》,后来又出版了 《中国针灸配穴疗法》,这三本书基本上全部涵盖了针灸临床各科疾病。

 

 

中英文版《中国针灸独穴疗法》。本报记者李竑摄

 

攻读博士 针灸大师

 

《中国针灸独穴疗法》的出版,让陈德成在中国针灸界有了一定的学术地位,但他并不因此满足,为了提高自己的水准,他决定报考博士,继续深造。

 

“当时报考针灸博士生很难,全国只有北京、南京两个老师能招针灸博士,招的人很少,只有两名。我是1994年初考博士,考前我带著《中国针灸独穴疗法》去拜访针灸界泰斗、新中国针灸学科创始人之一、南京中医药大学教授邱茂良。学术界公认的,邱茂良在针灸界的地位相当于梅兰芳在京剧界的地位,去拜访他时,我心中十分忐忑。好在跟老师谈了后,老师对我印象不错,那年有6个人报他的博士,邱老说,你能考上,我就收你。”

 

1994年,陈德成成了邱茂良的关门弟子,最后一位博士生,老师手把手教他治疗肠胃道和呼吸道疾病的方法。从老师那里,他不仅学到针灸的精湛医道,更学到他的学术思想和做人道理。老师对病人不分高低贵贱,长幼妍媸,认真对待每一个病人和每一次治疗影响了陈德成一生。“能跟邱老学习是我的荣幸,这3年里我学到了针灸的真谛。”他说。

 

邱茂良说过:“针灸是中医学的精华。实践证明,有许多疾病针灸的疗效胜过药物,且既经济又简便。过去针灸被士大夫阶层看作是‘小道’,登不上中华医学的大雅之堂,但我认为针灸有丰富的临床实践,卓越的疗效,并有深奥的理论,值得深入研究。”陈德成一直遵从老师的教导,多年来,从临床到理论,对针灸进行不辍的研究。到目前为止,他出版了15部中医针灸著作,发表了100多篇针灸和中药专业论文。

 

“老师给我们讲了很多他的故事。”陈德成说,老师如何在抗战缺医少药的年代,用针灸治好当时家乡流行的痢疾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德成说:“邱老在针灸教育、科研、临床有很多‘第一’,如:他编写了中国第一部针灸教科书,他成立第一个针灸医院,他是针灸科研第一人,第一个科研题目为——针灸治疗病毒性肝炎。他也是中国第一位针灸博士导师。”

 

在南京的三年,陈德成的收获是满满的,中国名医大都在江浙一带,在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针灸科,他见到了以前只知名字的名医,在医院里实习,他跟著他们学习,做课题。受益匪浅,博采众家之长。

 

给埃及总统扎针

 

1997年,陈德成博士毕业后来到北京中国中医科学院工作,1998年,因其专业过硬,英文好,被卫生部派往埃及教当地西医学习针灸,原定三个月时间,后因深受学生欢迎,后来延至一年半。在埃及期间,陈德成还为当时的埃及总统穆巴拉克治好了耳塞、耳鸣、重音。

 

他回忆说:“在埃及的时候,我上午门诊,下午上课,主要治疗痛症和减肥,效果非常好。埃及的国家领导要针灸,他们就找中国使馆联系。有次我给穆巴拉克办公室主任的儿子治疗,他的儿子掉头发,掉得非常厉害,只有三个月就要结婚了。我用姜汁给他打梅花针,很快头发就不掉了,慢慢就长出来了。埃及没有姜,他们还到欧洲去买姜。

 

“当时穆巴拉克从欧洲访问回来,突然耳鸣、耳朵重音,听力下降,西医查不出问题症结,也无法用药。他的办公室主任通过使馆问,能不能让中国医生去试试。我说,我们以前治过,效果还不错,可以试试。后来把我约去,跟总统秘书谈,他们问我,能治好吗?要治多久?我说,穆巴拉克的问题是功能性的,最多治疗10次,如果有用,10次之内一定见效。10次后如果没效果,就说明针灸不适合。最后他们决定让我对他进行针灸治疗,总统府的人每天开车,把我送到他的官邸给他治病。

 

“我给穆巴拉克扎主要用耳朵周围的两个穴位,然后接上电针仪,用脉冲电刺激,我治了7次,却没有一点反应,我有点紧张了: 10次快到了,这不是丢面子吗?第8次治疗时,出了点小问题,当时我带著小电针仪,天天拿著颠簸,一条线坏了,本来一条线阴极、阳极接一边耳朵的两个穴位,电流在一侧耳朵回流,坏了一条线,怎么办?我灵机一动,把剩下的一条线阴极、阳极分别连接两个耳朵,这样电流就从脑子过,这么一治,他马上告诉我耳朵通了,他非常高兴。

 

“什么事偶然性都挺大的,我后来给学生讲课时,常以这个例子告诉学生“在临床上,在意外的时候可能发现意想不到的效果,很神奇。我们不仅要记住病例,事后还要探究原因,进行总结,慢慢地,你的经验就会越来越丰富。”

 

陈德成在埃及教针灸,埃及媒体做了大量的报导,埃及的报纸还登出了他的大幅照片。回国后,当时新华社对他在埃及教学及给总统治病做了报导,报导题为“银针在金字塔下闪光”。

 

佛州讲学 纽约开业

 

从埃及回国后,陈德成萌发了出国的念头。“当时我周围很多人都出国了,现在邱老的7个博士,4个在国外。那时在北京,扎一个针病人医院只收3块钱人民币,当时美国的同学扎一次针收五六十元美元。我觉得在中国,针灸的价值没有体现出来。”2001年1月,佛罗里达中医学院邀请陈德成去办讲座,讲独穴疗法。课上完后,他被求贤若渴的校长留下了。可他是东北人,不适应佛州湿热的天气,一年后,陈德成来到了纽约。

 

那时在美国,针灸已经合法化,他发现,美国的针灸教育、管理都很规范。“在美国我真正体会到针灸的价值,并逐步得到尊重。”他说。但他也清醒地意识到,虽然针灸很热,据统计,美国人中只有十分之一接受过针灸治疗,但在美国,针灸毕竟还只是补充和替代医学 (CAM),虽然针灸是CAM里发展势头最好的一个。

 

2004年,凭著对事业的渴望和对临床医学的热爱,他携手出生中医世家的妻子在纽约曼哈顿中城开了针灸诊所。众所周知,曼哈顿中城房租高,没有一技之长吸引固定客源,诊所是很难生存的。10年来,陈德成依靠自己独特的医术、有口皆碑的医德不仅把针灸打入美国主流社会,还为自己赢得了大量回头客。他的针灸诊所规模也不断扩大,10月,诊所将搬迁到曼哈顿中城麦迪臣大道的新址,面积将扩大一倍。

 

术业有专攻,在10年的行医中,陈德成夫妇主要集中治疗六大类疾病:疼痛、胃肠、呼吸道、不孕、皮肤、美容。他说:“我挑针灸疗效比西医好的,西医没办法的病,在夹缝里求生存。如果西医疗效好,人家是不会找来的。邱老常跟我说:‘能用针的不用中药,能用中药的就不用西药,能用药治的就不用手术,手术永远是最后的选择。’我治疗疾病都遵循著这一原则。”

 

“比如,胃肠病,做课题时,我跟老师学了很多,包括开药。西药治疗胃肠病,如胃酸,西医主张要终身服药。有个美国人律师到我这,扎了十次针,吃了三个月中药就全好了。再如呼吸系统:西医对慢性支气管炎基本没什么办法,消炎药轮换著用,止咳药只止几个小时,还有副作用,吃了犯困,针灸却能断根。

 

“再者不孕症:做试管婴儿时配合针灸治疗,成功率能大大提高。德国有一个统计,35-40岁病人,做试管婴儿成功率35%,如果配合针灸,成功率为70%。所以美国人上网一查,就来了。目前,周围几个医院不孕中心就经常推荐病人到我这。调理一到三个月,成功率大增。”

 

去年,,已经70岁,太太43岁,之前他们做了两次试管婴儿均以失败告终。由于太太体内卵泡刺激素(FSH) 大于15,以及她与先生的年龄和身体状况,不孕中心告诉他们无能为力了,看著他们失望的眼神,中心助理实在忍不住,就加了一句:“要不你们去陈医生那调理试试?”抱著死马当做活马医的心态,他们来了,做了3个月中医加针灸治疗后,陈德成说:“回去吧,可以做试管婴儿了。”不孕中心医生检查了FSH指标和雌激素 (E2) 指标后说:“这真是奇迹,患者本来已经排不出卵了。”之后,太太在不孕中心做第三次促排卵,共排出3个卵子,都非常饱满、品质非常好,而且3个都成功受精,并顺利送回子宫内著床。确定怀孕后,就进入保胎治疗,整个过程,陈德成一直配合不孕中心治疗,改方子,只扎针不再开中药。 现在太太已经顺产一男婴,在70岁高龄还能有个自己的孩子,M.A.先生一想到这就笑得嘴都合不拢。

 

建立口碑 名人到访

 

还有一位俄裔患者,66岁,8年的糖尿病患者,使用胰岛素3年,一年前他的左腿做了截肢手术,现在左下肢用假肢。近来他的右下肢感觉麻木,第二至第五脚趾感觉障碍,第三和第四个脚趾呈暗红色和紫色。他的医生要求他做右下肢截肢术。他不想失去他的另一条腿,找到了陈德成。陈德成说,他来时右下肢皮肤颜色是深褐色,没有感觉,只有大脚趾有一些轻微的感觉。针刺时无痛感,右脚冰冷。经针灸中药治疗,共13次,他的病情明显好转,再去他的医生那检查,医生认为不要截肢了。

 

中医有句话说:“内科不治喘, 外科不治癣,谁治谁丢脸。”说明这两种病很难治,陈德成是又治喘,又治癣的。他说:“这些病虽难治,但如果把握好了,是有一套办法的,而且效果很好。”这些年,诊所就靠著病人间的口耳相传,来就诊的人不断增加。两次奥斯卡纪录片奖最佳得主Audery Marrs、美国著名舞蹈演员Elizabeth Hanna和Melissa曾接受治疗,韩国驻纽约联合国大使夫人Ji Yeong Pak、NBA球员Benjamin Gorda到访过诊所。

 

 

德成的成功离不开妻子孔红霞,孔红霞的针灸手法精细、柔和。陈德成提供

 

夫妇合创“运动针灸”

 

陈德成取得成功,离不开他的妻子孔红霞。孔红霞出生于江苏常州一个中医世家,秀美的她举手投足间都带著江南水乡的灵动之气,孔红霞说:“我爷爷和爸爸都是中医针灸师,小时候,我常看到人家半夜三更来敲我们的门,找我爷爷治病。” 16岁时,孔红霞 跟著父母移民来到美国,大学她学的是商科,但爸爸认为医生是个好职业,就硬让她改行。“刚开始时我看到针就怕,根本不敢扎,后来,看到它神奇的疗效,慢慢地,就喜欢上了。现在,我看到病人来我们诊所治好了病,我特别开心。” 她说。

 

几乎所有的针灸诊所都治疗痛症,但运用“运动针灸”法,见效快,治疗疼痛,一般一次见效,几次治疗就可以显著好转。独特的“运动针灸”疗法就是他们夫妻在实践中探讨、切磋而摸索出来的。

 

陈德成特别指出,运动针灸是传统针灸的一种补充,仅在针法、针刺技巧上与传统方法有些不同,在痛症上,特别是对颈椎病、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这类疼痛,这个针法比传统技法的疗效更好。“这个针法不是我们独创的,古代就有扎上针后做些运动的记载,”他谦逊地说。其实,那些记载都非常零散,也没有运动针灸这种提法。

 

大家都知道,疼痛就是经络不通,运动针灸的第一步是要找到导致不通的各种筋结,筋结一打开,疼痛就解决了。然而,筋结不一定就在疼痛部位或附近,有的人肩膀痛,筋结却在手臂上,不同的痛症,不同的人,筋结不一样,怎么找筋结,书本上没有。这些年,陈德成夫妇在实践中反覆摸索、找出了各种疼痛的筋结,还总结出了一些规律。

 

找到筋结后,接下来是扎针,由于扎上针后,还需运动,如何用普通毫针达到这个目的是一个关键,不是每根针扎进去都可以动的,因此,扎针特别需要技巧,这就是针刺的技术。

 

针刺后,肌肉如何运动,成了研究的第三步。首先要了解每块肌肉如何运动,这属于解剖学范畴,接受传统中医理论训练的陈德成接触较少,为此,他在健身房的教练成了他的“老师”。陈德成在健身房锻炼时,看到运动时,不同机器都有显示每块肌肉是如何运动的图片,于是,他仔细向教练请教,最后,他把从头到脚每块肌肉如何运动都一一列出。陈德成表示,掌握了方法后,夫妻俩在临床上不断摸索,有时,孔红霞摸索出的方法比他的效果还好。“由于她的手法精细、柔和,现在有些病人是专门来找她的。”

 

如何提高美国针灸水准,是陈德成不断思索的问题,来美国后,他挑选常见的、疗效较好的100种病症,结合自己的临场经验,出版了英文版的 《针灸独穴疗法治百病》,因实用性强,深受欢迎。“我准备将来把运动针灸总结出来后,也出本书,介绍具体操作方法,现在书的骨架基本搭起来了。”

 

把“独家秘笈”公开,不怕砸了自己的饭碗吗?“针灸是世界的财富,为推动中医在世界上发展尽自己微薄之力,是我的心愿。”陈德成说。

 

© Copyright 2012 ~ 2016 Natural Acupuncture & Wellness, Technical Support: EASY SET INC Email Login Admin Login